清流|董明珠投资银隆始末:18.5亿投资款与格力经销商相关

2018-11-30 09:08:15 来源: 清流
0
分享到:
T + -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赵妍、陈姿羊

“我从来就没有失误过。我从不认错。我永远是对的。”三个“我”字开头的并列短句,是董明珠的一句名言,并曾多次被媒体引用。

这位“铁腕”风格闻名的格力电器(000651.SZ)董事长,在以个人名义“举债投资”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隆新能源“)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遭遇了欠供应商货款、工厂停工、股东反目等等“糟心事”。

11月中旬,银隆新能源官方发布公开信“自曝家丑”,指控创始股东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元。这家被称为“长期埋在沙漠里的金子”、与董明珠紧密相连的新能源企业,再次陷入舆论的风暴之中。

而被指控的魏银仓、孙国华一方,则声明“向有关部门举报董明珠违法犯罪的事实”,指控董明珠“利用国有企业领导人的职务谋取私利”、“损害上市公司格力电器以及其他股东利益”、“涉嫌构成贪污”等。

被银隆新能源指控侵占利益的当事人之一孙国华,近期向网易清流工作室提供了多份借款合同、银行转账凭证、财务单据,并讲述了董明珠投资资金来源主要为格力经销商等情况,以及银隆新能源股东双方从蜜月走向交恶的全过程。

截止发稿,网易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到董明珠个人回应。她的个人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亦未回复以短信发送的置评请求。

“举债投资”真相

根据孙国华提供的书证,无论是借款还是还款,格力电器经销商始终站在董明珠背后。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董明珠“举债投资”银隆,资金来源始终是个未解之谜。

根据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得的银隆新能源增资、股权转让协议计算,成为银隆新能源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17.4627%,董明珠个人共需出资23.4亿元。

魏银仓的一致行动人、银隆新能源原总裁孙国华,近期向网易清流工作室提供的多份借款合同、银行转账凭证、财务单据等一系列书证显示,董明珠最初投资珠海银隆的10亿元资金,其中7.5亿元来自格力电器经销商,分别为北京盛世恒兴格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盛世恒兴”)和 “湖北盛兴格力电器销售有限公司(下称“湖北盛兴格力”),剩余2.5亿元则借自魏银仓全资持有的广东银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同时根据孙国华提供的材料,上述10亿元“举债”投资款的打款方式发生了复杂的流转;其中经销商的7.5亿元,是“借道”魏银仓公司,再转入董明珠账户。

清流|董明珠投资银隆始末:18.5亿投资款与格力经销商相关

孙国华在一份书面材料中称,董明珠个人不方便直接收款,需要借用魏银仓名下公司的名义收款后再转付给其个人用于向银隆新能源增资。孙国华称此举为董明珠安排,以企业间的借款形式来掩盖格力电器的经销商为其出资入股的事实。

而根据孙国华提供的银行转账凭证、财务单据等显示,董明珠上述10亿元借款的还款过程,同样与格力经销商息息相关:其中1亿元还款的打款方为格力东莞经销商“东莞晟世欣兴”;前述北京盛世恒兴、湖北盛兴格力总计7.5亿元借款,则通过董明珠受让北京盛世恒兴、湖北盛兴格力债权,以此抵消董明珠对魏银仓方债务的方式还款;剩余的1.5亿元借款中,董明珠个人账户还款1亿元;银隆新能源小股东拓金资本“代董明珠偿还”5000万。

清流|董明珠投资银隆始末:18.5亿投资款与格力经销商相关

清流|董明珠投资银隆始末:18.5亿投资款与格力经销商相关

这意味着,在董明珠上述举债投资的10亿元资金中,有8.5亿元与格力经销商产生了联系。

但这还不是全部。凭借10亿元入股银隆新能源后,通过两次受让其他老股东股权,董明珠斥资3.4亿元将持股比例升为10%。

随后,工商档案资料显示,当初与董明珠同一时间、同样以10亿元投资银隆新能源的神秘股东“燕赵汇金”,在2017年2月24日与董明珠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所持有的7.4627%银隆新能源股权,作价10亿元转让至董明珠。董明珠持股比例上升至17.4627%,成为第二大股东。

燕赵汇金是谁?以10亿元大手笔入局珠海银隆,为何会在珠海银隆与格力电器达成200亿元合作协议、计划独立上市等重大利好发生的时期将手中股份平价拱手相让?

网易清流工作室去年4月19日曾独家报道,燕赵汇金与格力河北经销商徐自发的多家关联公司产生联系,这些公司均使用相同的联系电话和邮箱。(详见《董明珠豪赌银隆 神秘股东为谁提钱袋》)值得一提的是,被提及的燕赵汇金以及多家徐自发关联公司,在报道发布当日均迅速进行了联系方式修改。

董明珠受让燕赵汇金的10亿元投资资金从何而来,至今依然是一个迷。但交易发生时,燕赵汇金与格力河北经销商徐自发之间的联系,让这10亿元投资也蒙上了格力经销商的”阴影“。这也意味着,董明珠投资银隆新能源的资金中,可能有18.5亿元与格力经销商产生了联系。

自2011年以来,“北京盛世恒兴”已经逐步成为格力电器全国销售渠道的唯一控股股东,格力电器千亿销售均与“北京盛世恒兴”及其50家子公司息息相关。

但“北京盛世恒兴”与格力电器不仅没有股权关系,其实际控制权一度扑朔迷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北京盛世恒兴由来自河北、河南、重庆、湖北、广西等地的格力主要经销商相关8家公司持股。2017年5月起,北京盛世恒兴的股权格局出现变化,到2017年6月22日完成了北京明珠新兴格力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3.33%,浙江经销商张军督旗下浙江通诚格力持股6.67%的格局。

而北京明珠新兴格力,2018年11月27日最新股权变更显示,其实际出资人仅为3名自然人:徐自发、格力电器监事、河南区域主要经销商郭书战和徐自发妻子韩凤兰。其中徐自发为最大股东,持股比例70.48%。

北京盛世恒兴方面工作人在电话里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相关问题“不清楚,也不知道该问谁”;湖北盛兴格力公开的电话拨打后显示“不存在”;东莞晟世欣兴工作人员表示,相关问题需要询问财务后回复。截止发稿,未做回应。

200 亿合作背后的秘密

200亿合作的绝大多数,实质是格力电器为银隆新能源“代采购”;代采购缓解了银隆新能源的现金流压力,但为格力电器带来了什么?

“举债投资”银隆新能源后,董明珠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不吝赞美之词。随着董明珠入股银隆新能源,其担任董事长、总裁的格力电器也随后正式宣布了一项与珠海银隆的《合作协议》。这份价值200亿的合作协议,成为董明珠与银隆新能源“蜜月期”标志性事件之一。

2017年2月21日,格力电器公告称,为了切入新能源魔兽争霸3官网 产业链、储能以及电池制造装备领域,打造公司新的产业增长点,公司拟与珠海银隆签订《合作协议》。根据合作协议,格力电器和珠海银隆及其各自子、分公司在智能装备、模具、铸造、魔兽争霸3官网 空调等领域进行合作。在同等条件下,一方优先采购对方产品,购买对方服务。

在每年预计200亿元的交易中,其中格力电器向银隆新能源销售大巴空调、智能装备等商品获批的金额为190亿元,珠海银隆向格力电器销售新能源车辆及储能设备获批金额为10亿元。

网易清流工作室此前获得的一份银隆新能源报送给金融机构的报表显示,上述“格力电器向银隆新能源”销售190亿元的内容,为“智能装备(生产线)”预计金额80亿元;“工业制品(原材料)”预计金额110亿元。

清流|董明珠投资银隆始末:18.5亿投资款与格力经销商相关来源:银隆新能源报送给金融机构资料

无论是孙国华本人,还是接近格力电器的内部人士,均将上述“格力电器向银隆新能源”销售190亿元的内容,视为“绝大多数是格力在为银隆新能源代采购”。

“格力电器销售给银隆的智能装备,都是格力电器向其他厂家采购再卖给银隆。”接近格力电器的内部人士告诉网易清流工作室,“如果是格力电器本身的产品卖给银隆我觉得还情有可原,但智能装备都是格力电器向外采购的再销售给银隆。之前我特意问过格力电器一个代采购的厂家,我说是不是格力跟你们买和银隆跟你们买价格不一样,他们说价格是一样的。”

孙国华亦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无论是原材料,还是生产线,格力电器都是“从外面买回来,然后卖给银隆”。

格力电器财报亦显示,“格力电器向银隆新能源销售”的内容中,其自有产品销售的比例微乎其微:2017年其向银隆新能源销售大巴空调金额为964万元,向银隆新能源销售智能装备18.91亿元;2018年上半年,格力电器向银隆新能源4家下属公司销售空调大巴4610.65万元,向银隆新能源下属6家公司销售智能装备1.97亿元。

孙国华对网易清流工作室称,格力代银隆新能源采购的好处,主要是延长了账期。“如果直接对厂家采购,可能帐期在一个月,通过格力代采购帐期有一年”。他称,这样得以缓解了银隆新能源的资金压力。

一位新能源电池企业业内人士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评述“代采购双方利好”时表示,“代采购,实际上就是在为买方增信,延长采购账期,缓解现金流压力。”

一上市公司证券部人士亦持有相同观点,认为帐期的延长可以缓解企业的现金流压力。

但代采购合作为格力电器带来的利好则并不明朗。前述新能源电池业内人士在分析代采购一方利好时,称,“如果不正规会计处理,会提高该公司成本,压低利润,节约所得税。但是合同和发票看不到,无法核实。这年头还有虚增成本,节税的行业不多吧?”

事实上,对于格力电器而言,与银隆新能源的合作为其贡献营收甚少。根据格力电器财报显示,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格力电器分别实现营收1482.9亿元,909.8亿元,其向银隆新能源实际产生的交易仅占其当期营收1%不到。

前述接近格力电器的内部人士则向网易清流工作室提出了质疑——格力电器转卖给银隆新能源的智能设备,银隆新能源是否具备按时付款的能力?“我问厂家,银隆有没有钱给你,厂家说反正我们要格力给就行了。”

根据格力电器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格力电器对珠海银隆及其子公司、控股子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0.45亿元,计提坏账准备6614.11万元。而在期初,这一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则为7.84亿元,坏账准备5928.55万元。

格力电器董秘办人士没有回复网易清流工作室就上述代采购合作发出的置评请求;格力电器市场部相关人士同样未回复网易清流工作室发出的相关问题。

格力系渗透 魏银仓谋“退出”

根据孙国华的说法,交出经营权后,魏银仓提出部分或全部退出股权,多个方案均未最终实施;他亦反向提出了“可以高价收购董明珠的股份,让董总高高兴兴离开”的方案,据称因此激怒了董明珠;

不过,银隆新能源的“蜜月期”并没有维持多久。各种迹象均显示在董明珠“举债投资”银隆新能源不到一年的时间,该公司势力格局开始悄然生变。

工商局档案的变更,记录了银隆新能源创始人魏银仓一方逐步退出银隆日常管理的进程。

2017年11月27日,银隆新能源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从“魏银仓”,变更为“孙国华”;孙国华为魏银仓一致行动人,在董明珠投资以前,他曾被视为银隆新能源的“二把手”;2018年4月4日,银隆新能源法定代表人从“孙国华”,变更为“卢春泉”;2018年4月19日,法定代表人再次变更,从“卢春泉”变更为“赖信华”。

一系列变更背后,是银隆新能源经营管理权从一方向另一方的转移。银隆新能源上任的总裁赖信华和董事会秘书李志,此前曾分别为格力电器(郑州)有限公司总经理、格力电器财务部长助理。

接近格力的人士、新能源行业业内人士两个独立信源均曾对网易清流工作室透露,去年7月以来,格力方面已有多名高层陆续进入银隆新能源,在该公司中,董明珠有着很大的“话语权”,魏银仓则逐步退出管理,双方的分歧已经广泛流传于行业内。

孙国华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证实这一说法。“董总投资以后,开始管财务、采购。7个副总裁,董总方面派了6个。”孙国华称,股东层面看得到的分歧,始于银隆试图收购夏利以及lucid知识产权时,双方投资意见的分歧,“当时魏银仓方面曾有过“未经董明珠许可擅自作主”的举动”。

“这个事情之后,直接叫魏总“连工厂的门都不要进了”。”按照孙国华的说法,自那时起,董明珠以及小股东拓金资本等开始酝酿请魏银仓“下课”,不再担任董事长。而魏银仓方面则对此提出三个要求,能够退出部分或全部股份以缓解个人的经济压力、解除个人为银隆新能源所做的全部借款担保,以及对其个人的经营给予肯定。

“董总表了态,说股份的事情我来给你解决。”孙国华告诉网易清流工作室,董明珠当时安排孙国华出面,计划从魏银仓的个人持股平台——银隆新能源控股股东“珠海银隆投资”层面进行股权收购,并约定在今年1月底完成交割,“因为董总这样的身份,她已经不方便自己出面收购。”

根据孙国华的说法,几次商定后,最终约定收购珠海银隆投资的资金由拓金资本方面出资。孙国华还称,当时谈定的条件里还包括“表决权给董总,收益权给董总一半”。不过,孙国华告诉网易清流工作室,等到后续董明珠、孙国华以及拓金资本再次集中至北京国贸商讨此事时,拓金资本方面忽然改口,提出“既然公司资金紧张,为什么要收购股份,应该直接增资扩股”。

“增资扩股”的方案,当即遭到了孙国华的反对。“增资扩股虽然也能达到把魏的股份比例降下来,但并不能满足魏总想要退出的要求。”根据孙国华的说法,魏银仓得知“增资扩股”的方案后,反向向董明珠方面提出了“可以高价收购董明珠的股份,让董总高高兴兴离开”的方案。这一行为激怒了董明珠。

也正是在魏银仓谋求股权退出的过程中,他开始向董明珠讨要当初借予其投资的款项——按照前述各方借款,董明珠10亿元银隆投资款中,有2.5亿元实际来源于向魏银仓全资持股的的银通投资(现已更名为“珠海银隆投资”)。彼时董明珠尚有5000万元未归还。

在孙国华看来,这是双方矛盾公开化的导火索。在一份书面材料中,他写到:“2018年8月,因董明珠未在约定的期限内还清2.5亿借款,而银通投资为此对外所借款项也早已到期,银通投资无奈之下,只能催促董明珠还款,董明珠因催促还钱,恼羞成怒,双方的争执由此水火不容,董明珠遂操控银隆新能源对大股东发难。”

截止发稿,网易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到董明珠本人回应。她的个人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亦未回复以短信发送的置评请求。银隆新能源现任总裁赖信华没有回应通过电话、短信发送的置评请求;银隆新能源董事会秘书李志称自己不负责对外回应,同时拒绝提供负责对外回应的市场部门联系方式。

对薄公堂

一方指控刑事犯罪,一方指控贪污

自董明珠“举债投资”,到与格力电器200亿元合作的“蜜月期”,到行业内风言风语、双方暗流涌动,银隆新能源如今最终走到了各方恶语相向、对波公堂的矛盾白热化状态。

11月13日,曾是银隆新能源创始人的魏银仓及其一致行动人孙国华,被自己创建的公司以一纸公开信,指控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元。

这封由银隆新能源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公开信称,银隆新能源与大股东存在频繁关联交易,这些交易侵占公司财产,损害公司利益,部分涉及刑事犯罪。银隆新能源决定追索大股东法律责任,追回被侵占款项;其中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涉案金额7.8亿元;针对涉嫌刑事犯罪已经报案,涉案金额2.7亿元。

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取多份起诉状显示,银隆新能源起诉魏银仓、孙国华的民事案件主要包括:

大股东关联方销售车辆做融资租赁后,未能支付货款导致银隆新能源子公司应收账款长期无法收回。该案涉案标的总额约为2.58亿元;

涉及华融国际一笔海外债,魏银仓一方与银隆新能源曾做债务转让和债权债务抵消,但未获华融国际书面同意,致华融国际仍向银隆新能源催收款项;涉案标的约为4.16亿元;

涉及魏银仓、孙国华方将专利转让予银隆新能源过程中,曾出现专利重新评估增值9500万,并用资金往来冲抵免除债务;涉案标的约为1.07亿元;

网易清流工作室未能获取涉嫌刑事犯罪“职务侵占”涉及的详细内容。

对于银隆新能源公开信的指控,11月14日,魏银仓一方通过珠海银隆投资发布致全体股东函回应,大股东(魏银仓)为公司负债经营是全体股东明知并接受的事情,对个别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董明珠为打压公司估值、争夺控制权,置公司发展和全体股东利益于不顾的做法表示强烈谴责,并提出银隆新能源大股东会利用法律武器依法反击,向有关部门举报银隆新能源实际控制人(董明珠)违法犯罪的事实。

网易清流工作室了解到,魏银仓一方举报的主要内容,则是指控董明珠“利用国有企业领导人的职务谋取私利”、“损害上市公司格力电器以及其他股东利益”、“涉嫌构成贪污”等。

11月15日,银隆新能源微信公众号再发布《朗朗乾坤,昭昭日月,岂容宵小跳梁?——银小编试着帮你拨开迷雾看银隆》一文,不仅“奉劝”魏银仓不要去澳门赌博,并暗示其曾欠下赌债,还透露孙国华曾阻挠公司股东大会召开,“最终会议如期召开,魏老板躲在香港不敢参加,你作为替死鬼坐在现场。在全程录音录像的环境下,你面对股东的质询,面如死灰、体似筛糠、汗透衣背……”

11月24日,孙国华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了董明珠那份“债权债务抵消通知”,并配文称“借我们钱,入我们股,霸占我们公司,查封我们财产,还要诬告我们坐牢……”

无论事情真相如何,至少在双方你来我往的“口诛笔伐”、“对簿公堂”,曾经一度亲密的合作伙伴,正式一拍两散。

(实习生孙天宇对本文亦有贡献)

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清流工作室是网易Uwin电竞旗下原创Uwin电竞调查团队,关注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健康状况,致力于为市场提供独家Uwin电竞调查,维护资本市场透明度。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号

清流|杨幂公司股权遭东方明珠降价甩卖  或因“无法深度合作”

高梦鸽 本文来源:清流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Uwin电竞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魔兽争霸3官网
+ 加载更多U赢电竞
×

FBI找人专家:你的圈子就是你的财富

热点U赢电竞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Uwin电竞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