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看点

往期回顾
  • 完整版

    我没有梦想 只有使命

  • 每天战斗十几个小时

  • 现在教育资源更不公平

  • 从做公益中获得成就感

  • 更爱跟"约"创业者

  • 新东方还处"青年"阶段

俞敏洪:我没有梦想 只有使命


作为留学“教父”,俞敏洪和新东方一起见证了中国留学潮的白热化。除了广为人知的留学和英语培训板块,新东方的战线在逐步拉长,俞敏洪身上也打上了投资、公益等标签。

撰文:马莉

和新东方(NYSE:EDU)董事长俞敏洪的采访,定在新东方大厦前途出国的咨询大厅。家长、学生、老师聚集在这里,为前来咨询留学的学生定位分析。穿着一身黑T恤、牛仔裤、运动鞋的俞敏洪一出现,就招呼大家搬沙发,“给家长们把通道让出来,让他们可以直接过去。”

对他而言,有不少饭局,都和朋友们家的小孩出国留学有关。而对于留学,俞敏洪说要明确打掉家长不切实际的预期。如果聊不通,“多好的关系就不接了。”

他坦言,个人素质不错,家庭经济条件也比较好的孩子可以选择出国读书。通过在国外求学,过掉语言关,熟悉两种文化和学习方法。但他“一般都是拼命鼓励中国孩子出国读书以后,尽可能回中国工作。”

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适合出国读书,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坚持的观点。英语水平太差、个人习惯非常差,没有自控能力的学生,即使出国也很可能根本跟不上。“每年大概有一万左右的中国留学生被劝退。”

在留学市场的生源“抢夺战”中,他还是坚持“只要发现不适合出国的孩子,就一定不要劝出去,这是一个人品道德问题。”

新东方:主动求变

俞敏洪说,创办于1993年的新东方要比一些互联网公司更加传统,目前处于发展的“青年阶段”。在发展方向上,他认为目前新东方有两个要点。一是定位,要以教学产品、教学质量和教学服务为核心;二是要以科技为驱动力,把科技和教育产品结合起来。“不仅仅是上课成绩,也要推动学生作为个人全面发展的体系。”

面对镜头,他强调对于公司的现在,“非常非常不满意”。他说,“你发现你做的东西,离你想要的东西差得太远了”“(如果)满意的话,还去做什么事情?”

他想要的,是希望在新东方学习的学生,能在学习方法、学习习惯、学习思路、个性发展和品德发展上,都能够得到较好的完善,甚至对学生的家庭也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新东方是在不断变化中的。就在5月24日,新东方发布文件,对集团组织结构进行调整,形成九大业务板块(系统)。主要的调整包括成立创新业务发展板块,成熟业务发展板块(下设泡泡少儿教育、新东方优能中学、新东方国外考试推广管理中心等)、在线业务发展板块、国际教育业务发展板块、学校业务管理板块、投资与投后管理板块。此外,还有IT及信息管理系统、业务支持系统1和业务支持系统。

很难说这次的调整与新东方2018年Q3的财报是否有关。2018年K12业务和在线教育业务成为新东方的业绩增长点,同时也是公司教育布局的重点,而传统业务近年来则提升不多。

(图注:2006年9月7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成为中国大陆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家教育机构)

对于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的前景,俞敏洪表示“50%对50%的看好。”他更倾向的,是两者的结合。“从学习氛围到孩子的个性养成,都是人与人之间接触的过程。而线上教育是纯粹是学习的过程,更适合成年人,以及教育资源匮乏的地方。”

主动求变是俞敏洪的性格,他在2013年的一场演讲中曾表示,宁可死在改革的路上,也不死在成功的基因里。那一年,正逢新东方成立20周年。他那时表态“未来想让新东方更加成功,就必须更换我本人的基因,同时更换整个新东方发展基因”。

(图注:2013年新东方20周年庆典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俞敏洪寄语新东方20周年)

这种求变的焦虑和痛苦,让他在20周年庆典后的当晚,就把新东方150个重要管理干部拉到北京郊区,封闭思考,讨论未来二十年发展步骤,重建新的商业模式。

做投资:重人品、技术和带队能力

在5月底发布的调整架构中,俞敏洪自己负责的是投资与投后管理板块。

他说现在的自己,一点不比创业时更放松。“原来是一头创业。现在还是多头创业。”

谈及投资和创业,他的焦虑感再次浮现,“尤其在当下这样一个互联网能够把所有东西都连接起来的世界平台上,如果你不做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在教育界,新东方和好未来(NYSE:TAL)的投资版图常常被拿来比较。6月6日,“东方坐标学院”成立,俞敏洪担任校长。学院定位为发现并培育能够改变万亿教育产业格局的未来商业领袖。有趣的是,在发布会现场,俞敏洪还邀请了好未来董事长兼CEO张邦鑫,这还一度惹来外界关于双方是否会有联手打算的猜测。

跟一些互联网公司“友商”间常常过招,甚至展开隔空“骂战”不同,俞敏洪和张邦鑫看起来更像是惺惺相惜。这并不容易,毕竟,作为后发者,同在美股上市的好未来,市值曾一度超越新东方。

在访谈中,俞敏洪自己调侃说,“像我这样,跟竞争对手保持友好合作的很少。”

在两人同台的时候,也常常“花式”夸对方。在1月份的一个公开场合,俞敏洪甚至表示,“新东方从学而思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针对中小学教育,如果没有学而思我们不知道怎么做了”。

他不吝于在公开场合表示 “我挺喜欢张邦鑫,他也挺喜欢我。”张邦鑫也公开表示,对俞敏洪不是喜欢,是崇拜。

对于双方之间的竞争,俞敏洪曾说,“新东方成立之初,一度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感到很痛苦。现在,有了好未来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感到更痛苦。但是,这种痛苦却有着恋爱般的快感。”

他对网易Uwin电竞分析说,能够与竞争对手有良好的互动。一是因为教育市场足够大,二是做教育的,总要有点情怀,“没有情怀,天天盯着竞争对手,自己的产品不弄好,不想自己的客户,做得再大也没什么用。”

在投资上,2008年新东方试水兼并收购,到2013、2014年提出“四圈战略”,布局也从互补型战略投资到通过资本布局生态链,在全行业争取更大的参与感和话语权。

2018年3月,新东方参投的尚德机构(NYSE:STG)上市,这也是新东方迄今为止最大的单笔投资案例。

俞敏洪说,对于创业者,他更在乎的几个特质是:有技术能力,人格相对成熟稳定、团队建设能力较强,“要看人品,这一块是最重要的。”

“跟这些创业者多交流,多看看他们的业务,他们的团队。大概就能判断出来,这个人做事情到底是不是靠谱。”他认为,目前在教育领域,还可以突破的,就是科技跟教育的结合。

不过,在投资上,俞敏洪还是有不满意自己的地方。他曾在一篇文章中调侃自己说,刘强东有超前的眼光,并且还有提前布局的能力和魄力。但是新东方内部公开的秘密就是:“俞敏洪对于教育领域的发展方向预测都很对,就是在新东方推动不起来去实施,还喜欢到外面去说,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发现俞敏洪说的东西,竞争机构都实现了。”

做公益:从一本1人到63人

(图注:2016.4.20新东方“梦想之旅”行程终点设在芦山县新东方小学,俞敏洪为学校揭牌并同孩子一起玩耍)

做公益源于俞敏洪对中国教育资源的认知。在被问及当下的教育资源是否更公平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更不公平了。随后他又解释说,“倒不能说是不公平,就是教育资源的分配跟原来不一样了。”

他举例说,以往所说的2000年左右的“留学垃圾”已经鲜有人讨论了,“现在是国内学习成绩越好的越出去”。

他分析认为,在北上广州深这样的大城市,选择出国的孩子中有很大比例是能够考上北大、清华这类学校的。而目前,这些学生中,很多家庭都能够负担得起孩子出国读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他们的孩子出国了,不抢北大、清华的名额了,那些学习成绩依然很优秀,但是没钱出国的,尤其城市普通家庭的孩子,进入中国名牌大学的比例就大大提高了。”

在他看来,这是分出了层级。“也不一定是这样,不是全部,但倾向是这样的。”他认为随着出国比例的提升,这也为中国未来储备了大量国际化人才。

在访谈中,他坦言,目前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的农民阶层和边远地区的学生,很难得到出国留学和接受重点大学教育的机会。

2017北京文科第一名熊轩昂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的大学。他认为自己在学习时确实比农村学生多走很多的捷径,“现在的状元都是这种家里又好又厉害的。”这番表态曾一度引发社会关于“寒门再难出贵子”的讨论。

在俞敏洪看来,面对这种情况,除了将教育资源大量倾斜到边远地区去,企业也可以尽一份力。

他跟网易Uwin电竞讲了广宗一中的例子。2017年,广宗一中与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联合建成了3个双师课堂,“这个中学2017年,一本只录取了1个、本二录取了28个,(上线率11%)。”

2017年,新东方给广宗一中接入了一套高考学习系统。通过网络,让新东方的高考老师给学生们讲课,从2017年10月讲到2018年6月高考。

2018年的录取情况是,一本63个,本二上线304 人,53.1%的本科升学率(上线率),创下该校建校以来最高。

(图注:广宗一中2015年至2018年本科上线人数及上线率对比图,图片来自广宗县人民政府官网)

提起这些数据,俞敏洪兴致勃勃,“农村孩子一点都不笨,就是缺少好的老师教他们。”

他说,这比把一个孩子送到国外读书更牛。“送到国外去就是锦上添花,这孩子有没有你帮助,也早晚会出国,因为家庭条件在那放着。但这些农村的孩子,在成绩好的学生已经全部被省重点中学掐尖掐走了的情况下,没有优质授课资源,可能就上不了大学了。”

在访谈的最后,被问及梦想时,俞敏洪说“我没有梦想,但我有使命”。

1962年出生的他说给自己定了一个后半辈子的使命,就是用各种方式帮助年轻孩子不断成长。“帮助家庭背景较好的孩子,到国际接受教育;帮助农村孩子考上中国的好大学;给创业的年轻人投资,帮助他们做出好公司。”